北京已有多名输入病例是由美国出发经香港转机回京


中国卫生:您提出对武汉采取“不进不出”措施,将新冠肺炎纳入乙类传染病,作为甲类传染病管理,都是基于上述判断所作出的考虑吗?

我们被安排到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。这个院区是国家卫生健康委指定的新冠肺炎重症患者定点救治医院。2月2日刚到武汉时,病人量正在急速往上涨,院区原计划收治400位重症病人,因为病人太多,立即增加收治800病人。对于一家医院来说,有几十个重症、危重症病人就很不得了,突然要收800名重症,物资上、人员上都出现了很多困难,氧气、呼吸机、防护服都不够用。好在后来有10省市十多支医疗队陆续赶来,医疗物资也迅速到位,各方面的压力才慢慢缓解。

通告显示,新增病例中5例为输入型病例,其中4名科威特公民近期曾分别赴沙特、美国、埃及和法国旅行,1名常住科威特的外籍人员近期曾赴约旦旅行;9例为本地感染病例,其中包括7名科威特公民和2名常住科威特的外籍人员;另有3例的感染途径仍在调查过程中。

中国卫生:闭门会上的意见,是如何传向全国的?

李克强总理指出,疫情防控事关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,各相关部门和地方要按照党中央、国务院部署,对人民高度负责,全力以赴科学有效抓好疫情防控。

科威特卫生部当地时间27日下午发布通告,确认境内新增17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。

“从2月2日到现在,可以用惊心动魄来形容。每天的新发感染者,从四位数、三位数、两位数,已经到现在的个位数,我相信不久之后应该就能清零。清零以后,再观察两个星期,没有新发感染,我会建议解除武汉封城。”

至此,科威特境内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数量已达225例,其中57例已病愈出院,其余患者均在医院接受隔离和治疗,其中11名患者病情较为严重。“武汉市内住着1000多万人,封城,是万不得已的措施。其实我们之前已经提出建议,希望武汉‘不进不出’,要真能做到‘不进不出’,也就不需要封城了。但是要过年了,大家做不到呀,所以只好采取封城这样强硬的措施来控制疫情。如果不封城,更多城市都变成武汉那样,那对我们国家的损失太大了。”

李兰娟:我从信息当中看到,武汉的病人越来越多,病亡率越来越高,我作为一名传染病的医生,心急如焚。1月31日,我再次向国家卫生健康委提出,愿意带队去支援武汉。2月1日中午11时,受国家卫生健康委派遣,我们立即组建“援鄂重症新冠肺炎诊治李兰娟院士医疗队”驰援武汉,用了短短2、3个小时,集合了感染病学科、人工肝、重症医学科等方面的精兵强将的10人团队,带上三大“技术”:“李氏人工肝”、干细胞、微生态,以及相关的医疗设备和耗材、制剂共30多箱物资。

三是估计已经有不少人被感染,仅靠金银潭医院一家收治病人是不够的,建议立即腾空几家医院来专门收治新冠病人,这样,病人能够做到“应收尽收”,医务人员也能做到有效防控。